巴县衙门修复完毕,建筑构造国内唯一
2019年04月16日 12:27 来源:重庆晚报

  中新网重庆新闻4月15日电 渝中区解放东路,黑瓦翘角的屋顶从一片围墙的顶端跃入眼帘,虽然面积不大,但黑色的瓦片,仍然彰显出它曾经毋庸置疑的权威。

  这里,就是已经修复完毕的渝中区文物保护单位——巴县衙门所在地。

  今天,有记者从重庆市文旅委获悉,随着巴县衙门的修复完毕,重庆首个遗址公园——老鼓楼衙署遗址公园,也即将启动修建工作。

  金边黑底红字“巴县衙门”牌匾再现昔日权威

  朱红色的巨大木柱,雕着狮头和花朵的雀替、巨大的石制柱础、交错纵横的木梁……虽然周围依旧是一片残破,但在金边黑底红字的“巴县衙门”牌匾挂上大堂后,这座曾经远离人们视线许久的古建筑,再次在文物修复工作者们的手中展现出了昔日的气派。

  虽然已经修复完毕,但是巴县衙门还未对外开放,它的正门,仍然还是被围墙牢牢地包围着。

  在得到允许后,记者在看门人老穆的带领下,从衙门紧闭的侧门——水月门,走进了这个重庆母城曾经的政治中心,打探它的风采。

  站在巴县衙门的大堂中,率先跃入眼帘的,是朱红色的巨大木柱,其上,原本已失去色彩的雕花雀替,在能工巧匠们的手中,再次被刷上了它原本的色泽。雀替上的狮头和花朵,在大红的漆色中,更显威严。

  修复,并不是完全抹去了巴县衙门的历史痕迹。顺着红色木柱往下看去,木柱底部的石制柱础上,时光为它带来的“伤痕”依然在目。

  而这并不是巴县衙门里唯一的残缺美。在大堂前方,四块雕满市井风情的石板上,人物的面部早已模糊不清,甚至有块石板上的精美雕花已然辨认不出,但它们仍然被原封不动地恢复到了建筑之上。

  从大堂推开衙门的乌黑大门,由于没有灯光,阳光从窗框中带来的光亮,只能照亮房间不到一半的面积,抬步前行,很快就会被乌黑的墙面带入漆黑之中。

  因为暂时还未对外开放,因此,空荡荡的衙门内并没有布置任何的器物,但已经足以让人能感到这里的与众不同。

  “巴县衙门足以让每一个重庆人自豪,因为它最独特的地方是三波六铺水的建筑构造,我国古建筑上,最多见的多为二波四铺水。巴县衙门的构造是目前国内唯一的,极为珍贵。”工作人员说。

  现存巴县衙门只是昔日衙门中衙神祠所在地

 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巴县衙门,只有这么一点大?其实,现在正在修复的,只是当年衙神祠的所在地,只占了衙门极小一块地。

  清朝河郡张云轩绘制的《重庆府治全图》显示,当时的巴县衙门两旁,分别有川东道和重庆府的衙门,这两处官府都是巴县的上级,衙门却修得一般,主体结构只有“大堂、二堂、三堂”。而巴县衙门却不一样,除了“大堂、二堂、三堂”外,还专门修了一道仪门,用来增加官府的威严,堪称当时最牛的衙门。

  那么,这座“最牛”衙门有多“牛”呢?还是老地图为我们揭开了谜底。《重庆府治全图》显示,巴县衙门当时至少有20多间房子,围成三个四合院。其中大堂三间,中间的大房子有4根门柱,至少200平方米。这里是县太爷审案的地方,堂上的牌匾上写着“尔俸尔禄,民脂民膏,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”。

  巴县衙门的二堂也是三间,是县太爷的“外事机构”,如有重要客人到访,县太爷会请他二堂就座。三堂旁边有两列厢房和二堂相连,构成另外一个四合院,这里是县太爷和家眷的生活场所。而这些老建筑早已无处可寻,目前巴县衙门残留的老房子,只是当年衙门衙神祠的所在地。

  当年,衙神祠里主要供奉的是萧何、曹参两位中国古代的丞相。萧何、曹参在历史上并称“萧曹”,萧何被奉为衙神的原因,主要是他辅佐刘邦建立了汉初法制,制定了汉朝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一部法典《九章律》,被称为“定律之祖”。曹参被奉为衙神,则是因为他“秦时为狱掾”(《汉书·萧何曹参传》),即当过小狱官。

  工作人员说,从老地图上可以得知,在衙神祠后方,就是捕房所在地,是当年捕快们办公的地方,“也许当年,捕快们开工之前,都会到衙神祠来拜一拜,让祖师神为他们办案提供庇佑。”

  重庆市唯一考古遗址公园即将开建

  不久的将来,在巴县衙门周围,一座更古老的重庆建筑遗址将出现在人们眼前,它就是有800多年历史的南宋老鼓楼衙署遗址。

  遗址离巴县衙门很近,近到巴县衙门就是在遗址的基础上修建而成。所以,当你走下巴县衙门的石梯,你就已经站在了老鼓楼衙署遗址之上。

  春日里的遗址周围,黄色的油菜花恣意地盛开着,遗址中央,一棵巨大的黄桷树,顺着考古工作者们专门给它留下的天窗,延伸着自己吐绿的枝桠。

  在黄桷树的后方,一个高达10余米的夯土高台屹然挺立,这个建于1245年的高台,经过考古专家们连续大半年的发掘,完整地展示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,与常规用石头筑成的山城建筑相比,这个高台破天荒地采用当时异常珍贵的泥土烧制的大砖建成。

  发掘结果显示,老鼓楼遗址是重庆市主城区已发现的等级最高、价值最大的宋代建筑遗存。这片南宋衙署遗址,以厚重的砖石,规划有序的街巷、建筑,至今仍然清晰的铭文,巨大且功能齐备的排水沟,将800年前的重庆城再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在未来的遗址公园,人们不仅能看到这个夯土高台的原貌,其上的木质建筑也将由专家依照南宋时期的规制和风貌进行复建。

  除了夯土高台和南宋衙署遗址,考古专家们还发现了明代遗迹100个,其中包括大量的房屋基址、水沟、道路等,组成一组规模较大的建筑群。

  103个清代遗迹也被发现。除一组大型建筑群外,专家们还找到了一座平面呈长方形,坐北朝南的建筑基址,这座建筑周围的排水设施设计较为精巧,不仅四壁墙基内侧设有地下排水暗沟,同时,室内中部还设有沉井,由暗沟连通室外。

  这些建筑的遗址,将被原封不动地呈现在未来的考古遗址公园之中。(来源:重庆晚报)

-
【编辑:钟欣】